Home>>Articles>>Square 们如何绕过法币清算?
Articles

Square 们如何绕过法币清算?

相信第一次在银行进行跨境汇款的人都会发现换汇的成本很高。除了银行收的手续费之外还有一项 SWIFT 费用,而且这个费用还不低。SWIFT 是各国汇款之间的中间清算机构。需要进行跨境汇款的银行申请成为它的成员。SWIFT 负责各个银行之间的跨境汇款清算。如果一个银行不是这个组织的成员,但又需要提供跨境汇款业务,那就要通过 SWIFT 的成员进行这个业务。那它的跨境汇款的成本就更高,时间会更长。

在我们通常的采用法币支付的流程中,也同样有一个银行之间的清算机构来完成我们在银行之间的支付。这样的一个清算机构保证银行之间的各种交易正确无误地完成。这样的一个机构通常是一个唯一的垄断性的机构。它因此有很强的对其服务进行定价的权利。当银行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时,它们向客户提供的各种服务的效率会越来越高,成本会越来越低。此时,清算机构所收的费用在各种成本中就显得非常突出了。但由于这些机构通常是垄断性的,所以市场对它们左右的能力很小,只能接受它们的定价。

当比特币和支持它的区块链技术出现之后,人们发现区块链技术支持点对点之间的交易,发现实际上有种方式可以不通过清算机构就完成账户之间的直接交易。区块链技术因此提供了一个颠覆现代社会中中心化计算模式的机会。目前社会中的中心化的清算机构,实际上是可以被分布式记账技术所取代的。如果这些中心化的机构被取代,人们之间的交易过程会更加自由,效率会更高和成本会更低。

在这个思想的激励下,在 2016 年,分别出现了以区块链技术向银行业和证券行业提供清算方案的创业公司。在欧洲出现了 SETL ,在美国出现了针对证券行业交易后清算的 Digital Asset Holdings (DA)。两个公司都是高调出现。SETL 的发起人是以前欧洲 ChiX 的创始人 Peter Randall。DA 发起人是前 JP Morgan 高管 Blythe Masters。两个公司都立刻受到了主流金融机构的热捧,实现了很高的融资额。但是,发展到今天,两个公司目前都经历着非常大的曲折。SETL 尽管在 2018 年 10 月获取法国中央证券托管机构的资格,但最近却突然宣布由于资金问题无法继续营业,正在重组寻找更有实力的金融机构买家。DA 与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合作,对 DA 的清算解决方案进行了一年半的测试。澳大利亚交易所终于在 2017 年 12 月底宣布决定将其清算系统迁移到 DA 的基于区块链的清算系统之上。这对 DA 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成就。但是,DA 的 CEO Blythe Masters 最近却宣布辞职。此后陆续有高管离开这个公司。这表明这个公司目前正在经历着很大的困难。

我非常赞赏 SETL 和 DA 迄今为止取得的成就。但是它们要做的事情太困难了。这是因为银行业和证券业中的清算是金融市场的基础,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而金融市场的稳定又是整个社会稳定的基础。现有的清算机构都是采用中心化系统的方式建设的。现在这些创业公司在用完全不同的分布式记账技术来取代这些中心化的技术,这不仅仅是系统技术上的改变,而且会涉及到业务流程上的改变、组织机构的改变、市场机构的改变和规章制度的改变。简而言之,就是会重构金融市场的结构和流程。所以这样的改变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但对短时间内有经营压力的创业公司来说,这样的挑战可想而知了。

那么在现有的以中心化的方式建设的法币清算体系不变的情况下,对数字货币支付有什么样的影响呢?现在此方面最著名的应用探索就是星巴克同 Bakkt 的合作。星巴克会接受用户使用加密数字资产在其店内的支付。那么这种模式是否具有可盈利性的?那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个流程。

假设用户使用自己钱包中的数字资产在星巴克进行支付。据星巴克的负责人说,这个数字资产首先会传到 Bakkt,Bakkt 将其转换美元,然后再支付给星巴克。这个清算过程中的美元的部分依然是通过现在的美元的结算流程。所以 Bakkt 在这方面并没有收入。在将数字资产转为美元这个环节,如果 Bakkt 从中收取费用,这肯定不会激励用户采用数字资产进行支付。所以 Bakkt 在这个过程中也不会赚钱。实际上在这个支付流程中,不赔钱就是最佳的结果了。当然 Bakkt 目的绝对不是限于这个支付业务。对于交易所来说,它的最大的目标就是获得交易用户。这也是为什么 Bakkt 不惜倒贴也要追求到同星巴克的合作(见我的文章 Bakkt 对星巴克的倒贴追求值得吗?)。既然主要目的是这个,那么 Bakkt 一定会希望用户通过这个渠道将其法币用于交易买卖数字资产。这就需要用户将其绑定的银行账户中的法币存入 Bakkt 的交易账户,然后进行加密数字资产的买卖。对于 Bakkt 来说,只要有大量的零售客户通过这个渠道将法币转移到交易所并进行交易,那么交易产生相关的收入就足以抵消以上流程所产生的费用。Bakkt 的这个策略是合理的。但是,对于那些只专注于采用数字货币进行零售支付的公司来说,银行之间的清算成本就是不堪重负了。

我在此前的一篇文章(最应该做稳定币的应该是杰克,不是马克)中解释过像 Square,Venmo 和 Zelle 这样的支付公司的艰难之处。在这些公司的业务流程中,由于它们是基于 APP 的方式运行,所以在运营成本方面比零售银行更有优势。但是在这个支付流程的成本结构中,银行之间的清算机构的成本非常突出。但这些第三方支付公司对此无能为力,所以他们的业务很难盈利。Square 们采用的一个做法是鼓励用户将钱留在这些公司的账户体系当中,让用户使用这些余额进行彼此之间的支付,以此来降低银行之间转账成本。这实际上在建立一个银行体系之外的清算体系。如果这样的一个体系要成功,就需要有足够量的用户和商家参与,才能真正地在银行账户体系之外流通起来。但是目前的第三方支付机构都是在单打独斗,账户体系都是分割的。所以他们很难对现有的银行体系形成挑战。

那么,这样的一个基于数字货币进行零售支付的体系在目前是否有机会建立呢?答案是肯定的,同时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区块链、加密数字货币、特别是通证经济模型的出现为建立这样的一个体系提供了机会。一个多家支付公司合作的、共同支持的区块链底层就有可能建立起这样的一个网络生态,形成对现有银行体系的竞争。以下是相关的一些重要因素。当然,除此之外,我们同样需要借鉴第三方支付的发展过程,对这个迁移的实际发展做出更加客观准确的预判。

1、稳定币作为支付媒介
首先,这样的一个支付体系一定是以稳定币为支付媒介(见我的文章 稳定币 Bakkt 战略中缺失的部分采用加密数字货币进行支付的演变之路)。我认为采用比特币进行零售支付很难形成规模。现在提供比特币进行支付的商家更应该将其定位为市场营销,而不是真正的收入来源。

2、首先的切入场景
不管是第三方支付还是任何的新的产品的推出,切入点都是至关重要的。这就如同 Facebook 首先在大学校园开始,以及中国春节期间的人与人之间的红包发送极大地提高了微信支付的使用率一样。对于基于稳定币的支付来说,切入点同样至关重要。目前加密数字资产最重要的使用场景首先是交易,其次是投资。零售支付只是应该是排在远远的第三位。零售支付的首批使用客户应该前两个场景中的客户中的一部分。如果一个服务商能找到这样的一个场景,那么这种新的支付方式就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如果将稳定币直接用于人们的日常支付场景,成功率会很低的。

3、连接交易所的客户端
用户的支付客户端一定需要同加密数字资产交易所相连。这个特点是与以往的货币使用场景完全不一样的。在区块链支持的加密数字资产世界里,证券业务和银行业务不再有明显的界限(见我的文章 统一的交易所和银行生态数字金融网络生态的结构)。用户只需要一个客户端来管理和使用其拥有的加密数字货币和加密数字资产。用户的加密数字资产是保存在链上。用户需要能在客户端便捷地通过交易所中的交易进行加密数字资产和稳定币之间的随时转换。在这个方面,Bakkt 对星巴克的追求是合理的。它预见到了未来的这种共同使用的场景。

4、基于通证经济模型的合作生态
在区块链支持的商业世界中,同一领域中各个公司单打独斗的现象已经不再是最佳的商业模式。在区块链支持的基础上,采用通证经济模型将各个相关公司关联起来,采取合作竞争的方式,才有可能成功。在支付这个巨大的市场中,采用数字货币进行支付的服务商是非常弱小的群体。对于这样弱小的竞争者来说,这样的组织合作方式应该是战胜强大对手的唯一选择(见我的文章,从维京海盗看 DAO 的基本原则)。也就是说,如果一个组织率先探索出一套有效的通证经济模型并且有正确的区块链底层的支持,那么这个组织就能在全球范围内吸引到稳定币支付商加入,共同把稳定币的生态做大,实现从货币支付转向稳定币支付的转移。

以上的这样因素是开展基于数字货币进行支付的必要条件,但绝对不是充分条件。这个转移过程肯定是逐步缓慢的,肯定比第三方支付的发展过程更加缓慢。第三方支付的发展的过程都很辛苦,基于加密数字货币进行交易支付的服务商更应该做好艰苦的准备。但这个发展如果成功,其结果将会是天翻地覆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